首頁
> 聯合獎懲 > 典型案例 > 失信案例

[寧波慈溪]為抗拒執行 攜案外人合謀“演戲” 兩名當事人因提起虛假執行異議被追責

發布日期:2019-12-26信息來源:慈溪日報字號:[ ]



執行異議,是指在執行過程中,當事人或案外人對執行行為或執行標的歸屬或處理等提出不同的意見,以糾正違法執行行為或排除法院對標的進行強制執行的一種救濟途徑,這是法律賦予公民維護自身權益的正當權利。但權利不能濫用,用虛構的事實提出執行異議,阻撓、抗拒法院執行的,終會付出應有的代價。日前,兩名當事人為抗拒執行而合謀“演戲”,向法院提起虛假執行異議,最終被追究刑責。

未按期還本付息

債權人申請強制執行

2015年12月至2016年8月間,某銀行向寧波某家紡公司(以下簡稱寧波家紡公司)發放借款2095萬元,墊付承兌匯票票款1493萬元,寧波家紡公司則用名下位于周巷某村的一處廠房提供抵押擔保。事后,因寧波家紡公司一直未按約足額還本付息,被銀行訴至慈溪市人民法院。勝訴后,銀行將該債權轉讓給了某資產管理公司。

2018年4月,該資產管理公司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并主張對上述廠房享有優先受償權。同年5月,執行干警來到寧波家紡公司,向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黃某了解該廠房的使用情況。黃某稱,目前該處房地產只有自己公司在使用,并未出租。同時他還表示,目前自己與申請執行人正在協商還款事宜,希望法院能夠暫緩拍賣。

然而幾個月過去了,黃某所稱的協商依舊沒有任何進展。2019年1月,法院裁定拍賣上述房地產。經過兩次拍賣,同年4月,該廠房以3100余萬元的價格拍賣成交。

拍賣成交后

案外人提出執行異議

就在拍賣成交后不久,一家名為浙江某家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家紡公司)的案外人向法院提出了撤銷拍賣的執行異議,理由是自己已租賃了上述廠房,法院在未查明事實的情況下把廠房拍賣了,這一行為損害了公司的優先購買權,存在重大瑕疵,此次拍賣應撤銷。

浙江家紡公司法定代表人孫某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租賃合同,據該合同顯示,2016年7月,浙江家紡公司向寧波家紡公司租賃上述廠房,租期10年,租金共計1620萬元。孫某稱租金在當年度已全部支付完畢。

難道是法院在處置時遺漏了這一租賃關系?在案件核查過程中,執行干警發現了蹊蹺。

首先,孫某口口聲聲稱存在租賃關系,卻沒法提供支付租金的轉賬記錄及銀行流水。其次,執行干警此前曾多次前往現場調查并張貼查封公告、拍賣預告,未發現廠區內有懸掛浙江家紡公司的牌匾,員工也反映,沒有浙江家紡公司在廠房內辦公。何況,既然浙江家紡公司已租賃廠房數年之久,為何不在拍賣前向法院主張權利,這也有悖于常理。

隨著調查進一步深入,執行干警發現,寧波家紡公司曾是浙江家紡公司的股東之一,兩家企業在數年間有頻繁的資金往來,孫某還與黃某的多位家屬關系密切。中間這“千絲萬縷”的聯系,讓執行干警對租賃關系是否真實產生了懷疑。

因浙江家紡公司未在騰房公告規定的期限內主張權利,反而在標的物還置后才向法院主張權利,且又未能提供證明租賃關系真實存在的證據,2019年5月,法院裁定駁回該執行異議。浙江家紡公司不服,向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

當事人為護廠房

拒不騰空

2019年5月,執行干警找到了黃某,向他進一步核實情況。在執行干警的再三詢問及釋法明理下,黃某支支吾吾地表示,廠房確實早就租給了浙江家紡公司使用,因為礙于面子,所以一開始沒有和法院交代,而他原本打算參與該廠房的競拍,未曾想競拍失敗,廠房被別人買走,所以就找到了承租人孫某,請他向法院提起執行異議。

另一邊,新的買受人向法院反映,廠區內仍有企業在辦公,未能騰退。由于浙江家紡公司未向法院提供充分、有效擔保,依照法律規定,執行異議復議期間,不停止執行。執行干警來到了廠區,張貼騰房公告。這次,大門口出現了浙江家紡公司的牌匾。

雖然已向孫某明確告知須配合法院工作,限期騰房。可到了公告截止的期限,廠房不但未騰空,孫某甚至還向執行干警揚言“坐牢沒關系,反正又不槍斃”。

因孫某拒不配合執行,7月19日,慈溪法院遂對廠房進行了強制騰退,孫某也因拒不執行被司法拘留15日。

真相大白

原來“戲”中還有戲

8月3日,慈溪法院對孫某進行了提審。這次,曾經信誓旦旦的孫某轉了話鋒,終于說出了事情全部真相。

事實上,浙江家紡公司和寧波家紡公司其實是“一家人”,實際控制人均為黃某。因寧波家紡公司欠下巨額債務無法清償,故而黃某才以浙江家紡公司名義在原廠房繼續經營。而后,為了避免廠房被法院拍賣處置,黃某找來了孫某,謊稱廠房存在租賃關系,向法院提起執行異議。兩人的種種行為,其實均是在“演戲”,目的就是營造租賃關系確實存在的假象,迷惑執行干警的判斷。

隨后浙江家紡公司撤回了向寧波中院的復議申請。慈溪法院認為,孫某和黃某兩人虛構事實,惡意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意圖躲避執行、抗拒執行,其行為已涉嫌犯虛假訴訟罪,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遂將兩人移送公安偵查。

據了解,目前該案公安機關已偵查終結,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福建31选7附加玩法复式规则 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 三分彩计划软件 三分彩是正规的嘛 李逵劈鱼输了几万 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及奖金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 赢者得天下单双中特 山东11运夺金开奖结果在线 正规网赚项目 捕鱼王者苹果版 宝讯南京麻将下载 天津麻将混皮是什么意思 超级捕鱼大亨系统 腾讯麻将来了外挂 850游戏有多假850游戏总是输 上海天天彩选四